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闻博:除了冻结俄寡头资产,“中立国”瑞士还有过不少骚操作

2022-11-30 01:30:25 511

摘要:【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闻博】 每逢冬季时节,傍晚时分,在阿尔卑斯山北麓的山丘与峡谷间都经常能看到水气形成绵延的云雾,在夕阳下透着金黄与淡淡的粉色。 在这片云雾之下,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为“神秘”的离岸金融中心之一。包括苏黎世在内的瑞士银行...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闻博】

每逢冬季时节,傍晚时分,在阿尔卑斯山北麓的山丘与峡谷间都经常能看到水气形成绵延的云雾,在夕阳下透着金黄与淡淡的粉色。

在这片云雾之下,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为“神秘”的离岸金融中心之一。包括苏黎世在内的瑞士银行业,掌握了超过6.5万亿美元的资产,占全球跨境资产的25%。

资料图来源:瑞士邮局官网

拜以好莱坞为源头的近代文化产品和各路媒体所赐,瑞士常被看作一个“拥有国家的银行”,在互联网世界常与“拥有国家的军队”(普鲁士)、“伪装成国家的加油站”(俄罗斯)等齐名。与之相伴,瑞士对客户信息的“绝对保密”也是广为流传的都市传说,以至于在电影《老炮儿》里,导演都要设计一个贪官把巨额赃款存在瑞士银行的情节。

然而,最近随着俄乌开打,瑞士跟随美欧的制裁大棒,下令冻结了五位俄罗斯寡头约60亿美元的资产,导致一波资金恐慌性逃出瑞士。

是瑞士的银行不再保密了,还是瑞士的银行保密只是个传说?以及,瑞士不再中立了么?

实际上,瑞士如今在金融业上的一些表现,可能没大家或听说或想象的那么美好。

瑞士央行(资料图)

瑞士的金融与经济

瑞士是今天世界避税天堂的爷爷辈,是全球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之一,也是最大的银行保密司法体系和避税天堂之一。

瑞士金融中心位于讲法语的日内瓦、讲德语的苏黎世和圣加仑以及讲意大利语的卢加诺等地,以迎合不同的地理市场,且每个中心都提供一系列金融业务——除了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还提供投资银行、保险和再保险、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公司避税结构、离岸公司和信托管理等服务。

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金融服务占瑞士GDP的10%以上。这个事实可以两说。

一方面,这体现了瑞士经济的多样性。

瑞士经济并不是金融业主导,瑞士制造业的发展水平和全球影响力也不容小觑,除了世人皆知的瑞士名表系列外,还有比如饮料界的巨头雀巢、生产键盘鼠标的罗技、制药界著名的罗氏和诺华、电梯领域的迅达、自动化领域的ABB等等。

瑞士著名商业品牌(图源:《2016瑞士最有价值品牌报告》)

另一方面,不能忽略的是,瑞士的金融业占GPD的比例是欧盟平均水平的两倍多,2015年银行业总资产估计占瑞士GDP的467%,是世界上最高之一。

银行业在瑞士经济中的地位尤为突出:几乎比任何其他主要国家都要高。鉴于这种主导地位,瑞银和瑞士信贷占了瑞士所有银行资产的一半,银行游说团体在政府圈子里有强大的代表。

“秘密银行”的历史根基

对于瑞士的银行保密制度,今天的中国国内有不少的拥趸。它确实有着古老而深厚的历史根基,简而言之主要基于三个基础:

第一,(臭名昭著的)银行保密传统;

第二,其政治稳定,以所谓“中立”和强大的“直接民主”制度为支撑;

第三,扎根于瑞士社会的“金融共识”,自二战以来的绝大多数时候都能保护离岸金融服务部门免受外部的政治挑战。

1713年,早在瑞士作为一个联邦国家存在之前,日内瓦大议会就通过了一系列规定,禁止银行家透露客户的细节,而他们此时已经吸收了属于欧洲贵族阶级的大量存款,包括当时的法国国王都是日内瓦银行最早的客户之一。

瑞士享有这些银行的保密传统,部分原因得益于当时欧洲宗教斗争的大背景,那些天主教贵族不希望被认为是在与“异端”的新教银行家打交道,而瑞士大多是加尔文派新教徒。

同时,比较保守的瑞士银行家也普遍遵循一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无限责任传统,即合伙人对银行损失承担个人责任,而不是如同现代有限责任公司那样可以撇清债务。

可以说,在动荡的欧洲,瑞士在安全和稳定方面的声誉有助于吸引来自贵族的资金流动;在动荡不安的欧洲,瑞士的安全声誉也进一步得到了加强。

在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上,瑞士的中立地位得到正式确认。

维也纳会议议案的卷首(资料图/维基百科)

这所谓的中立,其实本质上是瑞士的一种自我保护手段。

瑞士高山林立,丛林密集,使得众多社区各自孤立在山谷之间,这就演变成了今天瑞士法语区、德语区和意大利语区(以及少量罗曼语)之间的鲜明分野。任何一方在欧洲大陆的战争中选边站,都有可能导致在瑞士国内发生内战。再加上瑞士境内不同宗教派别的问题,因此严守政治中立成了瑞士国家的必选项,而不是可选项。

而就其国内情况来看,从1815年开始,欧洲大陆上的战争、民族起义、革命几乎每隔20年就会发生一次,为了保护当时山地寡民在乱世中的安定,瑞士发展出了一种基于地方单位的高度自治的、复杂的直接民主体制,用来在维持联邦的情况下,有效地化解内部冲突。这一制度安排也极大地促进了瑞士对中立地位的选择。

大发战争财

瑞士的独特地理条件是一把双刃剑,在保护这个弱小国家的同时,也限制了他们的发展。在周围国家化身列强四处殖民扩张的时代,连出海口都没有的瑞士自然只有眼红的份。

而和地理条件类似,战争也是把双刃剑。瑞士人发现,他们的生活水平和贸易收益很难超越三十年战争期间,因为那段时间瑞士能够在德意志大战里独善其身,利用中立地位发战争财;而1870年的普法战争里,瑞士人又一次见证了资本为了避险而涌入的情况。

电影辛德勒的名单里,“事业有成”的辛德勒顿悟般地告诉他妻子:自己过去事业不顺并不是他并不努力或者运气不好,而是他没有机会碰上一次战争。而普法战争带来的战争红利也让瑞士资本家顿悟:我们的盾牌就是我们的中立,而我们的武器就是我们的金融与工业。

第一次世界大战引发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资金流入瑞士银行。当然,这不仅仅是因为瑞士的避风港地位,税收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

由于各国政府提高税收以支付各自的战争费用,许多富有的欧洲人为了逃避战争,把钱带到了瑞士:法国人喜欢讲法语的日内瓦,德国人去讲德语的苏黎世、巴塞尔和圣加仑,意大利人去瑞士南部讲意大利语的提契诺州的卢加诺。同时,交战国的商业利益集团也将瑞士作为一个转盘,使他们能够继续与敌人秘密地做生意。

瑞士地图(图截取自谷歌地图)

换言之,当欧洲列强们发了疯一般地相互厮杀时,瑞士银行家们忙着找人收取欧洲资本家滚滚涌来的金钱。

当然,瑞士银行家们并不是那种小富即安、在丰年选择躺平的类型。他们选择继续扩大他们的金融网络,将他们的产品推向贵族圈层以外的市场。与此同时,技术的传播和全球化的发展也使得资本更加流动,因此大量的资本开始来自欧洲以外的地方——你可以把这简单理解成“双向奔赴”。

1930年,国际清算银行总部在瑞士的第三大城市巴塞尔设立,进一步巩固了瑞士作为全球顶级金融中心的地位。至今世界各国银行业的风险监管准测都离不开参考《巴塞尔协议》。

臭名昭著的保密

谈现代瑞士的银行保密制度,就绕不开1934年——这一年,瑞士通过了著名的银行保密法。

现在来看,这部法律可以说是瑞士银行的立业之本。在此之前,银行与客户的保密关系类似于律师和代理人之间、医生与病人之间的保密义务,违背这种义务只能算是违背职业道德,至多是民事诉讼问题;通过规定泄露信息为犯罪行为,巩固了事实上的银行保密。

一个普遍存在的错误说法是,瑞士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德国犹太人的钱不被纳粹侵占。事实上,瑞士的政治家们制定这项法律的原因远非如此动听。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财富进一步涌入中立的瑞士,为瑞士银行业的发展带来了又一次的变化。尽管瑞士是中立国,而且广大瑞士人民对纳粹德国抱有相当普遍的反感,但瑞士的银行家们还是依从资本获利的天性,与希特勒和他的政权进行了大量的合作。

瑞士银行家毫无顾忌地将纳粹的赃物收入藏匿起来,包括用被谋杀的犹太人的牙齿填充物制成的金锭。战争结束后,他们又帮助逃亡的纳粹分子藏匿他们的战利品。有报告表明,希特勒本人在瑞士就有11亿帝国马克的存款(他拒绝缴税,后来通过了一项法律,使他获得豁免)。

更黑心的是,瑞士的银行家们还让被谋杀的犹太人和其他大屠杀受害者的幸存亲属很难拿回自己的钱。比如瑞士银行会让找上门的死者家属出具亲人的死亡证明——让纳粹集中营开死亡证明么?这要求是出于怎样一种脑回路?这类案件一直拖到1998年才在美国的压力下得到解决。

柔茹刚吐的现实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不少外部国家试图瓦解瑞士的银行保密制度,但直到20世纪末,各种之前的尝试都基本失败了。

通常情况下,瑞士的对策是分而治之,并尽可能地拖延和混淆视听;实在拖不下去了,这时瑞士会签署长期条约或交易,巩固最低限度的让步,以掩盖主要的业务照常营业。

例如,战后不久,在与盟国就瑞士的归还与清点纳粹的秘密赃物进行谈判时,瑞士就向饱受战争摧残的英国和法国提供了大量贷款。瑞士驻伦敦大使直言,向英国贷款的目的是为了“确保英国政府在谈判中能网开一面”。

就这样,尽管多年以来,多国不断在外“围攻”,瑞士银行业的保密制度依然岿然不动,直到——

山姆大叔下场。

1997年初,一名在瑞银集团做夜班的保安无意中发现公司正在销毁大量二战时期的客户档案以及纳粹德国的帝国银行账目。正义感驱使这名保安——克里斯托弗·梅利先生——抢下了这些档案,并寄给了以色列驻瑞士的机构。

以1945计价的欧洲各国犹太人资产被掠夺的估计(图源:经济学人)

根据我们之前提到的1934年银行保密法,梅利的这种义举在瑞士是犯罪行为。对,尽管瑞银销毁客户档案的行为也触犯了瑞士法律,但是,恶法就是如此荒诞——揭露犯罪的行为也成了犯罪。结果梅利一家不得不在死亡威胁和瑞士警察的追捕之下逃到美国申请政治避难。

之后,在美国媒体和欧美各国的轮番炮轰与制裁压力下,瑞士银行不得不与大屠杀受害者达成妥协,共计向超过45万客户家属赔偿了12.8亿美元。

常对他人挥舞大棒的山姆大叔发现瑞士不是块“硬骨头”,尝到甜头,于是开始从税务问题下手开启第二轮打击。

2008年,美国开始调查和起诉瑞士高级银行家,对瑞银、瑞士信贷和其他银行发起高调的刑事案件调查与诉讼。由于其银行家帮助美国富人逃税被人赃并获,并受到全球金融危机的巨大压力,瑞银最终于2009年2月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了延期起诉协议。

瑞银服软之后,美国司法部开始尝试“说服”瑞士政府进行没有先例的国内法律调整,以打破其银行保密法,根据协议交出数据。最终,2009年8月,瑞士同意交出4000多名瑞银客户的数据。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客户信息披露。

到2013年8月,在美国司法部持续四年的压力下,瑞士同意做出前所未有的进一步的让步,符合条件的银行将支付价值高达50%的美国隐藏资产的罚金,并披露美国客户的账户信息,以避免被起诉——不过包括瑞士信贷在内的14家瑞士银行被排除在外,因为它们已经受到了刑事调查。此前的2013年2月,瑞士还签署了美国的《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案》(即银行业著名的FATCA)。

瑞士的银行保密制度被美国“暴捶”,相信不少人看完内心一阵痛快。别急,别急——美国对瑞士银行保密制度的打击也有其局限。

这并不如一些新闻报道所说的那样,意味着瑞士的银行保密制度已经结束。打破银行客户保密的规定只限于美国,而其他许多国家的客户仍能继续受到瑞士秘密银行业务的庇护;而且这种突破本身也有限。

这一系列事件也提供了一个关键认识,即对瑞士保密的外部压力通常只有在针对瑞士银行,而不是针对瑞士司法体系本身时才能成功。

有选择性地保密

长期以来,瑞士人塑造了一种形象,即一个勇敢的阿尔卑斯山小国,骄傲地站在外部大恶霸面前;对瑞士司法制度的攻击往往导致瑞士人在支持银行业方面团结一致,甚至在那些通常反对银行保密的人中也是如此。

在瑞士的银行界,以及政府和社会的一些部门,存在着一种强烈的反税收和反政府的世界观,他们认为给犯罪性的逃税行为提供便利,是以个人自由的名义拒绝和挫败外国政府和社会本身的一种 “合法”方式。

2009年,时任瑞士私人银行家协会主席的康拉德·胡姆勒(Konrad Hummler)对此进行了概括,他抨击法国、德国和意大利是“非法国家”,并为这些国家最富有的公民的犯罪逃税行为辩护,认为这是抵御“过度”税收的“合法”手段。

当然,离岸金融也为瑞士本国带来了一些紧张和冲突。瑞士社会也有强大的社会民主和平等主义传统,因此,离岸金融部门长期以来对媒体、社会和政府的“占领”,受到了相当一部分投票人的质疑。

到了如今,至少瑞士的银行体系在世界主要国家前已经不再是那么保密了。2018年瑞士加入了G20发起的金融账户信息自动互换规定(AEOI)并遵守了共同申报准则(CRS),中国和中国香港也是同一批加入的国家与地区。

OECD组织的金融账户信息互换报告

根据这份协议,参与各国将会循行同一套标准,即CRS。首先由一国金融机构调查识别另一国税收居民个人和企业在该机构开设的账户,按年向金融机构所在国主管部门报送账户持有人的个人金融涉税信息;接下来,该国税务主管当局与账户持有人的居民国税务主管当局开展信息交换,目的是为各国及地区进行跨境税源监管提供信息支持。

简单来说,某国巨富公民Jack如果将其部分收入存入其瑞士的离岸金融账户,则瑞士银行会通过政府间渠道,自动将其个人信息和账户信息交换给某国的税务机关,以作为征税时的参考。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台湾省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体系中。

同时,对于世界主要经济体,瑞士也在积极打击金融洗钱犯罪,以证明自己的监管尽职,避免受到一些国家的主动制裁或者巨额罚款,比如美国。2008年,台湾当局的前领导人陈水扁的特别机要案,就因为瑞士联邦检察署主动冻结其家族在瑞士数个银行超过1亿美元的秘密资产,并主动将账户信息共享给台湾的司法部门,从而达成突破。

但是在另一面,瑞士依旧在试图维系其保密银行业务,特别是针对弱小的第三世界国家。比如,瑞士在谈论共同报告标准时强调互惠原则,但实际上在游说经合组织试图阻止与发展中国家的自动交换时,一直在使用这一精妙的借口搪塞。

许多急需对其精英阶层藏匿在瑞士的资金进行征税的国家,没有办法按照互惠交换所需的标准收集税务信息,而且即使他们有,许多瑞士公民也不太可能把钱放在这些司法管辖区,因此瑞士可以说这不够“互惠”。

2017年9月,右翼的瑞士人民党试图阻止与发展中国家的信息交流,他们推动议会投票,要求一些新兴经济体在从瑞士接收其公民的税务信息之前必须满足特定的反腐败标准,并对每个国家都进行了投票,包括印度、巴西、中国、印度尼西亚、哥伦比亚、墨西哥、阿根廷、南非和阿联酋。最后除了沙特阿拉伯之外,其他国家的投票都通过了。而其他发展中国家必须等待,直到他们能够“对等”,才允许他们加入共同报告标准。

尾声

可以看到,在美欧等强大主权国家的各种金融法律的施压下,瑞士已经对这些国家放弃或者部分放弃了对客户的绝对保密义务。

如电影《华尔街之狼》里那样,美国富豪把成捆的美元偷偷存到瑞士银行账户里的故事基本成为历史;

但是,对那些“够不着”瑞士的国家来说,如果你是这些国家的“富裕公民”,那恭喜你,你将可以继续享受瑞士秘密银行业的服务。

当然,到了2022年,这个结论要修正一下:在享受瑞士秘密银行业服务的时候,记得祈祷西方政府不要对你的国家发动制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